专访广州恒励总经理徐海波:从清废、堆码到前缘送纸机


从一线装配工到企业总经理,徐海波先生在完成身份和职业的转换中,将创新精神发挥到极致。原本并不被市场接受的震荡清废机,在他手中逐步完善,已推广至各大印刷机厂家和众多纸箱包装企业;普通的叠纸架,经过创新研发,便能实现精准点数,让纸板堆叠整齐。


两款产品成为业内标杆后,徐海波先生及广州市恒励包装设备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恒励)又将研发重心转移至印刷前端的送纸系统,成功制造出第一款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作为行业首创的上印机上吸式传送系统,该设备简洁实用,颠覆了业内对传送方式的传统认知。


寰俊鍥剧墖_20201231135519.jpg

(广州恒励总经理徐海波先生)


从一线装配工到企业总经理


任何经历都仿佛一条神奇的纽带,指引着人走向此前未曾预料过的地方。在1999年之前,可能徐海波先生自己也未必能够想到,在服装行业从事多年后会跨行至机械行业,让原本几乎已经固化的生活再度重启挑战,就此拉开人生的崭新一幕。


入行的第一个岗位是印刷机械企业中的装配工,他说:“当时我和我老婆两个人是做服装的,那会工资挺高,差不多有3000元/月。后来觉得生活没什么变化,就在1999年改行,入职东莞一家印刷机械企业做装配工,850元/月。”


收入的大幅降低,并没有打击到他的信心,反而让他觉得充满挑战,对机械行业的一切事物都保持着强烈的好奇。从装配工起步,经历了虚心求教和全力摸索的过程,最终能够独立完成印刷机产品的所有工序,链条印刷机、高速印刷机等设备的每个环节都了如指掌。


但即便如此,传统制造业的天然属性并没有给徐海波先生带来丰厚回报。“三年后跳槽至另一家企业。同等条件下的机器,我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装配的合格率至少在90%以上,公司很多业务员都喜欢和我合作,可月薪却还是远不如转行前的工资。”


不过,徐海波先生却依旧没有松懈,持续沉迷在技术带来的无限魅力之中。在他看来,印刷机的每个部位都值得推敲。装配的先后顺序、配件的装配角度等任何细节的稍微变化,都能影响到印刷机的整体性能。凭借着这股刻苦专研的劲头,他也因此打开了人生的另一扇窗。


在多次装配机器的过程中,徐海波先生遇见了一名伯乐。在他的建议及鼓励下,徐海波先生于2008年开始创业。由于自身对印刷机较为熟悉,加上在国外曾看到震荡清废机对纸箱生产起到的作用,徐海波先生决定将这款当时在国内并不被看好的产品做精做细。


寰俊鍥剧墖_20201231135721.png


震荡清废机的发展史


十多年前,震荡清废机在业内的应用并不广泛,纸箱包装企业对该产品一直持怀疑态度。当时广州恒励刚推出第一款产品时,即便是关系再好的包装企业老板也不愿采购。因为业内的普遍认知是,震荡清废机的清废效果较差,技术停滞不前,并不能为企业带来优势。


据徐海波先生了解,当时有部分同行借鉴的是法国同类产品的结构,这难以匹配国内客户的实际情况。一言蔽之,法国印刷机多采用下印式结构,对震荡清废机的要求不高;而国内多采用上印式结构,如果直接套用国外产品的研发经验,自然达不到理想的清废效果。


“当时对纸箱厂而言,印刷机是否配套震荡清废机,区别不大,因为最后都要用到人工。”徐海波先生说:“就是在这种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我们不停地创新、研发、测试,最终让震荡清废机的清废效率达到95%,如果模板配合好的话,99%也能做到。”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双轴双控震荡机)


具体而言,广州恒励在清废机的抖动机构上采用了独立电机单独控制的方法,使两根抖动轴用不同抖点来实现不同抖动频率和不同抖动幅度,从而让纸板在通过清废机时,一直处于高效的抖动状态下,快速提升清废效果。


像这样的技术改进还有很多。比如将传送皮带的主轴做成均布半圆凹槽的圆轴,既能方便调节皮带,又能对纸板进行分流;又如在清废机的前端设置中压风机,不仅有利于清除废屑,还能让纸板因为风的吹力而紧贴皮带进行平稳输送。


经过这一系列的针对性调整,广州恒励研发制造的震荡清废机成功改变了业内传统认知,让这款原本处于市场边缘化的产品晋升为实用装备,有效帮助印刷机厂家提升竞争力,为纸箱包装企业减员提效以及行业的智能化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东莞,国内某大型包装集团企业拥有两台先进的印刷设备,为了节省人力,该集团采购了两台广州恒励的震荡清废机。由于使用效果十分理想,清废率高达98%,该集团的太仓工厂也采购了多台清废产品,对其效果赞不绝口。


徐海波先生提到这一案例时,满脸自豪,他说:“产品不是你说好用就好用,只有经过了市场认证、客户接受,才是真的好用。”据悉,震荡清废机刚推出来时,一年的出货量仅有十台左右,得到市场验证后,巅峰期的出货量高达200多台。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双轴双控震荡机)


让点数叠纸架更轻、更智能


与震荡清废机不同,叠纸架一开始就被市场接受,而广州恒励作出的一个小小改变,却让其发挥出更大的效益。“当时国内的叠纸架基本上没有点数功能,我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在2011年推出了第一台点数叠纸架,用以帮助纸箱厂减少打包人员。”徐海波先生说。


据介绍,在一家以生产销售陶瓷包装箱为主的包装企业内,后道打包人员异常之多。因为陶瓷箱不需要打钉、糊箱,有一部分是直接点数、打包出去,必须得有充足的人手。为此,这位包装企业老板找到徐海波先生,问能否给叠纸架加上点数功能,希望减少人力和工作量。


根据客户的生产需求,徐海波先生带领团队开启了新的研发脚步。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摸索,广州恒励在2011年成功推出一台点数叠纸架,并于2015年将这项技术推向成熟。与此同时,国内的人工成本急剧上涨,带点数功能的叠纸架正迎合了行业的智能化趋势。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自动点数叠纸架)


只是市场是自由的,任何领域都会充满竞争,面对越来越多的点数叠纸架制造厂家,广州恒励则通过创新能力,让产品更轻、更智能。在选材方面,广州恒励在对比多种材料后,将铝材作为原材料,不仅大幅减轻了叠纸架重量,还便于调整,让产品在使用过程中更为灵活。


而在性能方面,广州恒励研发制造的点数叠纸架正如其名,实现了点数和叠纸功能并存的一体化设计。其于近年推出的高速点数叠纸架,甚至能实时实现三段不同速率的变化和精准控制,解决了传统点数叠纸架在高速生产时计数不准、纸板堆叠分垛不整齐的问题。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高速点数叠纸架)


同时,该设备与其震荡清废机搭配使用,效果更佳。可以试想一下,印刷、开槽后的纸板先被清废震荡机除屑、分流,再通过点数叠纸架进行点数、分跺,最后再通过自动打包机完成打包,整个流程无需人工,一气呵成,这是何等智能化的场景?


闇囪崱鏈�1.png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自动点数叠纸架及震荡机)


闇囪崱鏈�2.png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高速点数叠纸架及震荡机)


革命性的伺服免压前缘送纸部


随着印刷后端清废堆码技术趋于成熟稳定后,广州恒励于2017年开始将技术研发重心转移到印刷前端的送纸系统。2019年,新公司广东恒励智能设备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位于佛山市南海区,其第一款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横空出世,并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专利。


寰俊鍥剧墖_20201231140932.png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伺服免压前缘送纸部专利)


事实上,自行业发展以来,业内研发伺服前缘送纸机构的企业并不少见,但能真正成功的却少之又少。原因之一便是——“没有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很多企业拥有很深的伺服研究背景,但缺乏对包装行业及印刷设备的深入了解。他们很少观察纸板的传送状态,其中的过程和要求并不熟悉,导致实际生产时出现很多问题。”徐海波先生说。


而广州恒励的这款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自研发开始就给予了重大投入,最终呈现的效果也让徐海波先生认为是“革命性的产品”。他说:“结构简单实用,兼具多种功能,配套水印机和数码印刷机后,纸箱厂的生产成本将再度降低。”


寰俊鍥剧墖_20201231141009.png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

经了解,该设备是业内首创的上印机上吸式传送除尘机构,兼具纸板传送与除尘功能,可在纸板印刷前清除表面纸屑、粉尘,有效尘减少印刷露白;传送胶轮与印刷版辊处于同一水平面,极大改善了上印下吸风传送方式的撞纸问题,有效提高弯翘纸板的送纸精度。


而在其他方面,该机构送纸采用免压方式,不破坏纸板强度;有单张、连续及隔张送纸功能;只需要两个风机,更加省电、节能;风机变频控制,省电、噪音低;结构实用合理,设备下方空间大,易于保养及更换易损件;操作简单,无需专业技术人员指导便可轻易上手……


如此之多的优势,使得这款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具有极大的竞争力,以颠覆的形式出现在包装行业。徐海波先生表示:“我们研发的这款机构,让原先复杂的事情变得简单,解决了以往传送方式的技术缺陷和难题,懂机构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否真的有效。”


可是2020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没有给它展示的机会。好在国内疫情现已基本得到控制,未来并不缺乏该设备发挥作用的舞台,正如广州恒励此前的震荡清废机和点数叠纸架产品一般,从不被看好到有口皆碑,从默默无闻到广泛应用,总得需要一定的过程。


寰俊鍥剧墖_20201231141149.png

(广州恒励研发生产的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



成立十二年来,广州恒励走的是一条专注之路、创新之路、是前人未曾留下太多足迹的新征程。无论是震荡清废机、点数叠纸架,还是伺服免压前缘送纸机,均是集生产经验和前瞻设计于一体,创新研发和实地摸索于一身的优质产品。


对于未来,这家细分领域的王牌企业有着简单而又崇高的目标,即是延续企业生命,让恒励品牌持续服务于纸箱包装行业,帮助更多企业认识到中小型设备的不平凡之处!


人物专访

专访上海创顶总经理赵洪森,如何带领公司勇创...
专访广州恒励总经理徐海波:从清废、堆码到前...
实地探访湖北九家纸品厂,走进诸侯争霸式的包...
业绩在疫情之下仍然大幅提升,信川机械的秘诀...
探问老牌台资二级厂,如何坚挺市场三十年?
刀具、服务与品牌,专访久利锋刀具总经理黄重旋
专访励展博览集团大中华区助理副总裁王文杰:...
实地探访长沙美盈森,揭开人工减半而效率翻倍...
通达纸业:将BHS2.8米瓦线玩成“傻瓜机”,是...
让祥艺国际化!专访百威勒纸业设备亚洲区总裁...
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谋发展-专访广州台兴机械...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专访合肥雪...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专访杭州品享科技有限公司...
专访星瑞包装总经理马乃罗:如何做到蜂窝包装...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从追梦女孩到...
中国经济遭遇挑战,众松朱惠君却说:很正常,...
白手起家的典范--银川市富邦印刷包装有限公司...
创业水兵,尽显担当-昆山美泰纸业总经理沈国荣...
何要上市?济丰包装董事会主席郑显俊:有两个原因
世上企业有两种,众品鑫属于第二种
率真直接,洒脱自信-专访东莞市台景印刷机械有...
江苏联同隆重开业,专访董事长汤伟明:免费纸...
“克勤克俭,追求实干”-专访吉林省四平市桦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