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湖北九家纸品厂,走进诸侯争霸式的包装江湖

中国纸品包装产业自上世纪80年代起步开始,历经几个阶段的发展与沉淀,形成了以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等地区为代表的产业重地。然而伴随着沿海地区发展转型、内陆地区经济崛起,有着九省通衢之称的湖北省逐渐成为包装产业“兵家必争之地”。


短短十年时间左右,湖北已发展为大厂林立的纸品包装大省,每年的纸制品产量位居全国前列。但在产能跃进与包装工业产值攀升的过程中,这座位于华中地区的包装大省也正面临着激烈的竞争形势,低价抢单、扩大产能这组看似矛盾的现象构成了此时的江湖生态。


近期,龙琨传媒&中国好包装网记者先后走访了湖北银河彩印包装有限公司、湖北恒大包装有限公司、湖北合兴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湖北大胜达包装印务有限公司、武汉龙发包装有限公司、湖北丰环包装有限公司、汉川市合兴彩色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湖北金之彩纸制品有限公司、武汉楚商印务有限公司九家企业,希冀通过实地探访的方式深入了解湖北包装市场的发展状况。在本次活动中,由于时间限制及负责人未在工厂等原因,还有多家代表型企业未能走访,实在颇为遗憾。


一、兵家必争之地,引来诸侯争霸

湖北,是内陆地区经济发展最好的省份之一,2019年GDP高达45828.31亿元,仅次于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四大沿海省份及河南、四川两大人口大省,位列全国第七。截至2019年底,湖北省规上工业企业共15589家,拥有重点产业集群110个,千亿产业15个。


强大的经济发展水平,使得湖北成为造纸与包装产业的“兵家必争之地”。据湖北省造纸协会统计,截至2019年,湖北一共拥有造纸企业25家,包括山鹰华中纸业、武汉金凤凰纸业、湖北荣成纸业等大型纸企,2019年箱纸板、瓦楞原纸产量达309.3万吨。


更为严重的是,造纸巨头在湖北市场的布局仍未停止。今年6月13日,玖龙纸业(湖北)浆纸基地及相关产业项目正式落户监利经济开发区白螺工业园;8月14日,山鹰纸业120万吨造纸、智能包装产业园及生活用品电商产业园项目签约仪式在荆州市举行。


image.png


湖北造纸产业之下,纸品包装企业星罗棋布,大型工厂相当之多。若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除了美盈森之外,国内主要上市纸包装企业在湖北均有生产基地”,比如裕同科技、合兴包装、吉宏股份、大胜达、山鹰纸业(祥恒包装)、荣成纸业等。


而湖北其他的包装企业亦是非同小可,湖北恒大包装有限公司、武汉雅都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湖北银河彩印包装有限公司、武汉龙发包装有限公司、湖北省宇兴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湖北胜源纸品有限公司等包装单厂实力强劲,整体实力未必在上市包装企业子公司之下。


在这些企业当中,有多家工厂占地面积在200亩以上,部分工厂甚至高达300亩;主力设备普遍为多条瓦楞纸板生产线+印刷开槽模切粘箱打包联动线+胶印机;年产值为五亿元左右的企业不在少数,多家企业甚至接近10亿元。可以说,湖北已经成为国内名副其实的包装大省。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让湖北省在今年陷入了“风暴中心”,纸品包装产业在此形势下遭受重创,一季度销售收入普遍下滑20%-30%之间。如今时过10月份,湖北省各行业均已复工复产,纸品包装企业也进入了正常的发展轨道,但原有的问题却仍未结束。


image.png


二、低价竞争现象突出,原因为何?

大厂林立的产业格局,令湖北包装市场面临着严重的市场竞争。在为期两天半的走访过程中,多位纸品包装企业老总透露,拼价格的现象十分严重,部分订单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加工费之低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在国内某饮料及方便面制造企业的包装采购中,纸箱每平方的加工费仅有几毛钱;在某食用油企业纸箱采购招标中,纸箱加工费最后被众多包装企业拼到三四毛钱;在某粮油食品企业的招标中,有包装企业的纸箱价格与往年相比,降低了17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当地部分中小型三级厂的竞争现象可能更为激烈。有些三级厂买回纸板后,为了接单完全不考虑成本因素,一两毛钱的纸箱加工费也能接受。某包装企业老总在描述这一现象时甚至发出疑问:“有时候真搞不懂这些纸箱厂,这么低的加工费难道不会亏本吗?”


此时湖北包装市场面临的价格竞争现象,令当地不少包装企业十分怀念行业起步没多久时的暴利时代:“当时我们纸箱加工费可以达到一块多钱,现在几毛钱,还得拼命去抢”;“以前这么一个盒子可以卖到2块钱,现在各方面成本都在上涨,却只能卖到一块三。”


image.png


而之所以会造成这种现象,固然离不开纸箱包装产业先天性的不足——行业缺乏健康有序的价格竞争机制,区域内的同质化竞争较大。但从某种程度而言,也是湖北这块诸侯争霸的包装市场,发展至今所面临的必然阶段。


从产业链上下游来看,湖北省的造纸企业相对较多,近些年来又相继投产了不少原纸产能。与包装行业类似,造纸企业之间也存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使得原纸价格相对较低。反映在包装市场上,基于原纸采购的便捷性与成本因素,包装企业可在最大程度上参与价格竞争。


从包装产业内部来看,实际情况更为复杂,参与低价竞争的主要有四类企业。一类是订单结构决定了目前现状的企业,比如某大型客户占据较高订单比重的包装企业,尽管客户给出的加工费较低,但也不能不接受,因为一旦放弃,订单量将直接减少30%甚至更多。


与价格相比,更在乎订单量的现象并不仅存在于对大客户依赖性较高的企业,更存在于急于站稳脚跟的企业,也就是第二类企业——先考虑扩大市场份额,再考虑盈利。比如,某包装企业成立的时间相对较晚,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形势,只能主动参与竞争。


如果说前两类包装企业是无奈为之,那么第三类包装企业更像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体量足够大、企业管理体制相对健全,与其让先进的设备不时闲置,不如尽量获取更多订单,最大程度摊平纸板、纸箱的单价成本。


第四类包装企业的工厂规模不大不小、开设的目的不一定是为了盈利。据不少包装企业老总透露,有些资本涌进包装市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将实体企业当做资产获取银行贷款,然后将主要精力放在房地产等其他产业上,因此对纸箱价格并不看重。


image.png


可以说,多种原因导致湖北包装市场的价格竞争情况十分严重,因此部分有想法的包装企业管理者开始主动调整订单结构,放弃低价订单,不参与价格竞争;改变市场策略,扩展包装品类,打造成全方位的综合性包装企业。但也正因此,湖北包装市场的第二种现象开始产生。


三、扩充产能,产业分工不再明确

当然,我们必须得承认,无论是湖北还是全国其他省份,纸品包装市场的产业过剩是造成企业“吃不饱”的最本质因素。而近几年产业过剩的源头,可以追溯到2016年。那时,原纸涨价潮轰轰烈烈,多数纸板厂由于准确把握时机,尝到不小甜头,在扩大产能的同时逐步往下游延伸;部分纸箱厂在纸板涨价的压力之下,也不得不新上纸板生产线,减低原材料采购成本。


纸板厂、纸箱厂在互相触探对方领域的过程中,使得产业分工变得不再明确,纸板、纸箱产能迅速增加。然而即便是在四年之后的今天,即便是在行业接连遭受贸易战、新冠疫情等不利环境较大冲击的当下,扩大产能、丰富包装品类依旧是绕不开的话题。


比如,位于湖北省仙桃市的湖北银河彩印包装有限公司。该公司的老工厂占地面积为70亩左右,主要以胶印纸箱、彩盒生产为主。而新工厂占地200亩,已拥有一条BHS2.2米瓦楞纸板生产线,后续还计划引进BHS2.8米瓦楞纸板生产线及纸箱印刷联动线等生产设备,规划水印纸箱、纸板项目。


image.png
image.png

又如,位于湖北省汉川市的湖北恒大包装有限公司。该公司占地面积达230亩,拥有6条瓦楞纸板生产线、8套瓦楞纸箱高精水墨印刷机、一条印刷糊箱打包码垛联线等设备,是湖北单厂产值最高的包装企业。该公司还将新上胶印生产线,投运后,包装业务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在笔者走访的两家上市包装企业的生产基地中,合兴包装与大胜达也是踌躇满志。其中,湖北合兴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是合兴包装集团在湖北地区拥有的三大生产基地之一,现有两个厂房,占地面积达180亩,是湖北省规模最大的纸制品包装企业之一,以瓦楞纸板、纸箱生产为主。


image.png

image.png

而湖北大胜达包装印务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份开工建设,占地面积达300亩,一期项目占地面积为210亩,集纸板、水印、胶印于一体,拥有全套的智能化、自动化生产设备,是大胜达集团目前对外投资规模最大的包装工厂。


image.png

image.png

同样在湖北当地不容小觑的武汉龙发包装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目前共有三条瓦楞纸板生产线,宽幅分别为2.5米、2.2米、1.8米;纸箱部门拥有多台五色印刷机、八色预印机、全自动平模机等设备,年产值在6亿元以上,是龙发集团发展最好的生产基地之一。


image.png

image.png


本次走访的另外两家纸品包装企业,均是由纸箱、彩盒领域拓展至纸板领域的二级厂。其中,湖北丰环包装有限公司原名为“孝感市丰环彩印有限公司”,最早以彩印生产为主,包装设计能力十分突出,是湖北省彩盒领域规模最大、最专业的包装企业之一。近些年来,公司逐步拓展产品品类,已发展为集彩色包装、水印纸箱、瓦楞纸板等产品于一体的综合性包装企业。


image.png

image.png

而汉川市合兴彩色包装有限公司于2010年创建,原先专门生产瓦楞纸箱,被众多业内人士誉为国内经营最好的三级厂之一。为了抢占集团客户,该公司后来又上了明暐瓦楞纸板生产线,顺利成为一家二级厂。未来,公司还计划走差异化路线,布局精品包装领域。


image.png

image.png

如今的湖北包装市场已呈现诸侯争霸的发展态势,既有本土强势的实力包装企业,又有来自上市包装集团的生产基地;既有纸板厂往下游延伸,直接接触终端客户,也有纸箱厂自下而上拓展,成功发展为二级厂。扩大产能、丰富品类已成为明显的发展趋势,原因则是“中小包装企业很难玩下去,做规模,做不过对手;做利润,客户压价又太死。”


只是在当前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如此的发展态势真的会有足够的订单量支撑吗?正如此次走访过的一家包装企业老总所担忧的那般:“现在技术发展很快,投入各种智能化设备,三年后能收回成本吗?等新的技术到来,设备再度更新,是不是又要重新采购呢?”


三、问湖北包装,谁主沉浮?

在谈及行业未来的发展时,不少包装企业仍持乐观看度。“现在大家都说吃不饱,但产值真的下降了吗?”湖北银河彩印包装有限公司的龚总表示:“并没有,正常情况下,产值都略有增长。你一条线变两条线,宽幅增加到两米八,怎么吃得饱?纸包装难以替代,未来肯定还会增长,只是在产能增加过程中,的确会有些压力。”


持有乐观态度的还有湖北大胜达包装有限公司的郑总。他认为,行业这几年十分艰难,但随着竞争的白热化,肯定是大企业占利。而大胜达集团作为国内最早从事纸箱包装的企业之一,早已形成了独属的管理优势,无论是规模还是经验都在行业前列。同时,公司总部对湖北市场的支持力度很大,有利于公司长足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湖北大胜达包装印务有限公司还正在引领客户的订单标准化生产。“自动化设备的前提是订单的标准化,包括配材、箱型等方面,要引导客户尽量往这方面走,对自身对行业都是好事。我们很多客户在合作时,也都接受。”


image.png


而走访的其余几家包装企业,如湖北合兴包装印刷有限公司、湖北恒大包装有限公司、武汉龙发包装有限公司、湖北丰环包装有限公司、汉川市合兴彩色包装印刷有限公司,在面临严峻的市场形势时,其管理者均保持着清晰的思路,采取相应举措。


在这些措施当中,主要包括改善客户结构,放弃低价值客户,提升订单价格;调整订单结构,降低纸板份额,提高纸箱订单的占比;加大研发投入,利用优异的包装设计能力获得客户忠诚度;勤练内功,健全公司管理体制,降低经营风险等。


此外,在两家印刷企业的走访中,笔者也收获颇多。其中,武汉楚商印务有限公司是一家商务印刷企业,凭借着灵活的经营策略和优异的服务,维持相对较高的毛利率。金之彩纸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印后企业,以烟包生产为主,利润较高,企业负责人还有一处包装印刷产业园,每年都能收取不菲的租金收入。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不难看出,在湖北包装市场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发展过程中,低价抢单、扩大产能这组看似矛盾的现象构成了此时的包装业态。


然而在大厂林立、诸侯争霸式的湖北包装行业,当地包装企业明知形势不如人意,却又不得不卷入其中,只能凭借各自的长处及对企业未来的规划,披荆斩棘,乘风破浪,演绎一番惊心动魄的商业故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便是如此。